還朝著鶴城比中指。

鶴城忍著疼,眼裡暗暗的,心裡一團火在竄,但最後生生壓住。

現在司家面臨破產,安安又這樣,他不能給他們找麻煩。

於是去了藥店,買了葯,自己回家塗抹。

手還能動,應該沒有傷到骨頭,上了葯,休息幾天,大概就沒事了。

但願邵家人多出幾次氣,這件事就能過去了。

。零點中文網] 「呼~」

羅恩從自己的床上坐起,長舒一口氣,剛剛的經歷比之那燃燒的冬木一行還要驚險。

畢竟,斯卡哈可是影之國的女王,在凱爾特神話之中是類似於「死神」之類的存在,即使是羅恩身軀之中已經不存在所謂物理層面上的死亡,但是在面對那種傢伙,羅恩也不敢保證自己不會死。

雖然有些自信提亞馬特能夠保護他,但是終究還是會有些后怕的。

所幸那一位畢竟是有着「英雄之師」美名的愛才之人,其目的也僅僅只是看看羅恩的「天資」而已。

「嗯……嘖,這入學測驗……真是離譜…」

羅恩查看起了與斯卡哈所契約的「前置條件」。

羅恩的契約分為兩類,一類是羅恩與提亞馬特所契約的「羈絆」契約,這種契約基本上不攜帶任何的強制性,就像是友人、家人的一張餐桌,大家都是平等的。

第二種則是羅恩與阿賴耶識所契約了,「交易」契約,這種契約就像是一個交易平台,雙方進行交易,就是一場交易,如果是貨物自然是一筆清晰,如果是責任…則是要看自覺。

比如說,羅恩從現在開始不再去拯救人理什麼都不管了。

那麼他從阿賴耶識那裏得到的權利依舊在,相對的…阿賴耶識肯定是要對違約的羅恩進行「報復」。

而羅恩與斯卡哈所要簽訂的就是「羈絆」契約,而達成羈絆的前提,就是完成斯卡哈的「入門測試」。

而入門測試則是……

「……」

羅恩沉默著回望腦海之中的測試題。

二十四個文字清晰的顯示在羅恩的腦海之中,散發着古老且神秘的色彩。

學會「二十四個盧恩符文」就是羅恩的入門測試。

「還真是看得起我。」

羅恩無奈的聳了聳肩,開始嘗試接觸體悟這盧恩符文。

在接觸的瞬間,就像是細支河流接觸到海洋的瞬間,被無盡的大海同化般的恐怖。

羅恩立刻抽身而退,若是沉淪,那麼就再也回不來了。

這就是「盧恩」,傳說中由北歐神話之中的眾神之王,威嚴壓迫整個「九大世界」,其智慧如無盡深淵的父神,以自身一隻眼睛為代價,獲得的…來自於世界本質的智慧。

而學習這個,只有一個要求,只有一個特點,也就是……

「盧恩符文」主要靠天賦。

這個天賦既是身軀神秘,也是精神意志,若是身軀神秘概念不足,物質會被頃刻間侵蝕化為烏有,若是精神意志不夠,則是會沉淪於世界之妙,不知何時方能醒來,甚至…直到永遠。

而羅恩,自然是沒問題的。

身軀雖然僅是「胚胎」,但終究是有着「神王」本質的「幻想龍種」,真正的在神代時期的「幻想種」,既是身軀堪稱世界,是一個小型的生態圈的異類存在。

即使是包含世間一切奧秘的「盧恩符文」,也不可能能夠毀滅這樣的身軀。

而意志…說實在的,羅恩自身的意志,可以足以超越時間與空間,跨越無盡深淵抵達到「虛數空間」的。

甚至於穿越致此的過程,羅恩都懷疑與這股意志有關。

並且,從剛剛羅恩接觸,並想要抽身而退,就抽身而退,掌握自如的情況來看,完全綽綽有餘,而剩下的就僅僅只是時間了。

只需要足夠的時間,羅恩本身就能夠掌握「盧恩符文」。

至於時間?幾年?幾十年?不敢肯定,光看普通進度來說,怕是要那麼些年,但是魔術的本質不就是撬動世界的技巧嗎?

就像是學習知識有技巧一樣,學習「盧恩符文」,也有加快這個速度的技巧。

不過,羅恩倒是還需要準備一下。

「嗯……看看咱這次的收穫!」

根據羅恩通過許可權截存下來的概念,兩種概念則是分別進入了代表「天王星」的眼睛,與閃爍著『奇迹』色彩的聖杯之中。

進入眼睛的概念,改變了羅恩的雙眼,神秘的性質扭曲了其原本的物質,羅恩的雙眼轉化為了「魔眼」,這既是一種祝福,也同樣也是詛咒。

而處於聖杯之中的,從「Archer衛宮」那裏截存的概念,是那個包含着無盡刀劍的世界,而那個世界本質上是「衛宮」的固有結界。

固有結界是將自身心相世界覆蓋到現實的大魔術,其本質是來自於靈魂。

但是,「無限劍制」是「座」上所記載,「衛宮」本身的「心相」,是由他自身靈魂所孕育的世界。

靈魂是很強大的,但也是很弱小的,靈魂雖然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卻是會受到「肉身」的影響。

身軀的腐朽會導致靈魂的腐朽,身軀的概念會改變靈魂的概念。

這「無限劍制」羅恩若是強行接納,那麼必定會導致羅恩自身本質朝着「劍」的方向發展。

這與羅恩之前準備不同,羅恩也沒有這一方面的積累,所以這是羅恩所拒絕的。

但是,這終究是一份了不起的「概念力量」,羅恩並不捨得直接拋棄,所以他打算想辦法利用,比如說……製作成什麼魔術禮裝之類的。

不過,想要製作為魔術禮裝,也是需要相對概念的知識,羅恩的積累嚴重不足,短時間之內也就是只能間接利用一下。(程度為:羅恩本身僅可以投影部分武具,藉助聖杯才能施展無限劍制。)

當然,這也並不是指這「無限劍制」暫時無用,它本身就是一座「劍」的圖書館,就跟盧恩符文一樣,羅恩可以通過它逐漸掌握相當程度的知識。

接着,則是羅恩隱藏提亞馬特,細心釣魚所釣上來的東西。

雷夫,或者說所羅門的魔神,佛勞洛斯。

傳說中所羅門王手下七十二柱魔神之一的第六十四座,位階為「公爵」,是傳說中通曉古今,預言未來的魔神。

當然,這個傢伙其實也就是類似於從者,是一段信息與魔力結合的投影。

將這段信息消化,賦予雙目,「天王星」徹底初步構成,天王星的寓意為「遠見」,也可以代表着智慧。

人總是會受困於雙目所視之物,所看到的東西,所認知的一切,本身也就是在支配一個人的命運。

從佛勞洛斯這裏,羅恩獲得了「千里眼EX(偽)」,傳說中千里眼ex是最高等級的「千里眼」,據說可以看到過去與未來,近乎等於全知,之所以說是近乎……是因為當你看到了未來的那一刻,未來本身就會發生改變。

這能力對於羅恩唯一的用處,大約也就是為他鋪路了。

羅恩控制着它,令它是受羅恩支配的,也就是說羅恩想要看到什麼,它才會去看到,而不是它看到了,告訴了羅恩。

這個順序很重要,至少羅恩必須要一直堅定的這樣做,要不然……

最後,也是此行最重要的收穫。

『聖杯』

羅恩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也許只能以『奇迹』來稱呼了。

它是由人文與神秘之間,『奇迹』的產物,在得到它的時刻,羅恩便明悟了它的力量。

召喚從者只不過是其力量的小小應用,它本身是由『人文』與『神秘』所構成的結晶,是足以支撐世界的基石。

羅恩現在的水平根本就不配用它,還差得遠,就像是連九十都不到的五星人物一樣(狗頭)。

「滋滋滋~~」

房間內的打字機突然開始運轉,一張羊皮紙上被打出了一串字……

「來我在時鐘塔的辦公室!——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亞。」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在索羅斯的操作下,兩百一十五億美刀的資金,很快就到了江山的海外金庫里。

賺了錢,索羅斯心情大好。

現在,他已經還清了欠江山的外債,手裡還有了盈餘的資金。

東山再起不是夢。

和陳霜兒結束通話后,索羅斯親自給江山打來了電話。

「恭喜你啊,我果然沒看錯人!」

江山在電話里向索羅斯表示了祝賀。

「上帝保佑,同時,也缺不了江先生對我的支持。」

索羅斯也學著謙虛起來了。

在別人面前,他或許可以以過來人,或者是上位者的身份自居,但在江山面前,恭敬是他唯一的選擇。

因為,江山已經教他做過人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可不想再有第二次。

「如果以後有需要的話,可以儘管來找我,期待我們的下一次合作。」

在此之前,江山和索羅斯的關係,是債權人和欠款者的關係,但現在,欠款已經還清,雙方的關係也隨之上升到了合作夥伴的關係。

「一定會有下一次,而且我也相信,下一次,也會和這次一樣皆大歡喜。」

通過這次,索羅斯找回了他被江山踩得粉碎的自信。

當然,在江山面前,他還是有些抬不起頭來。

不是他太弱,而是江山強的太耀眼了。

「我有件事想問江先生。」

索羅斯說道。

「嗯,你問吧。」

江山點頭應允。

「這一次,江先生是不是也對原油市場出手了?」

索羅斯問。

江山搖搖頭,「並沒有。」

原油的變化,很大一定程度上,是受限於國際政治環境的,可操作的空間很大。

在這一領域內,江山是弱勢方,也因此,那怕原油市場有利可圖,但他也是不會去參與其中的。

相比起原油市場,更有把握的商機和風口,才更受他的青睞。

「你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江山反問道。

索羅斯笑了笑。

「是這樣的,近段時間,原油市場的振幅較大,很多炒家都賺的盆滿缽滿,其中就有一支來自於華夏的資金,它的營收比例是最高的。」

「放眼整個華夏,我認為,能操盤出這個成績的人,應該有且只有江先生,所以才來求證。」

「但看樣子,貌似是另有其人!」

聽到索羅斯這麼說,江山也來了興緻。

要知道,國內的資本,除了江山以外,都是很弱勢的。

別說走出國門了,能在國內站穩腳跟,就已經算是了不得的了。

也因此,原油市場上,絕大多數的玩家,都是西方資本。

來自華夏的資本,幾乎沒有。

也正因如此,索羅斯所說的,那一支來自於華夏的資金,才會如此顯眼。

來自於華夏,可能還沒什麼,最關鍵的是,它的營收比例,居然是所有炒家中,最高的。

這就很了不得了。

首先,原油市場的入門門檻是很高的,需要足夠多的資金,才有資格入場。

意思也就是說,這支來自於華夏的資金,不僅資金量足夠多,嗅覺更是靈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唯有如此,它才能在一眾炒家中,拿下最高的營收比例。

索羅斯思來想去,覺得只有江山才能配得上這個桂冠,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並不是江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