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陳凌的身體素質突破4之後,每提升0.1個點都非常困難,這次強化一下子提升0.5點,非常難得了。

頓時,陳凌隨意移動一下步伐,發現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身體也變得更加得輕盈。

他猛然打出一拳力量也是明顯的提升……

「僅僅提升0.5就來這麼大的改變,如果突破到5,會是什麼樣的狀態?」

陳凌在感受身體帶來的變化,眾人明顯能夠察覺到他實力的提升,比運動前變得更強了!

龍炎感受最為深刻,似乎一套高強強度的運動下來后,對方不僅沒有感到疲累,反而變得更加強!

「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時候,陳凌吐出一口氣,轉身對耿戰等說道:「沒時間了,你們9個,打他們5個,能佔便宜,這個傢伙,我來!」

跟著,陳凌勢大力沉的一拳,直接轟到龍炎面門!

龍炎臉色大變。

這一拳的力量比剛才要大上許多,速度更快,更猛,像是一枚炮彈直接轟擊過來。

龍炎猛然轉身,向右側閃避,躲過陳凌這一拳,緊跟著朝陳凌腹部一個臂擊!

陳凌早有防備,左手一抓,直接扣住他的手臂。

龍炎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更加恐怖的力量握住自己,手臂竟然提不起來! 易林是誰?

曾經也算是二中的風雲人物,長得帥,打架狠,學習成績也相當的不錯,據說還有個校花姐姐。

這人和莫子然是有些關係的,什麼關係?這人追求過莫子然,只是當時的莫子然沒當回事,只以為是別人的惡作劇。

而且莫子然和易林也沒見過幾次面,如今乍一看,還真是他。

「好像真是他。」路開說道。

路開曾經和莫子然是一個學校的,所以也知道易林和莫子然的事兒。

「這事情就有點東西了,當初大家都以為是惡作劇沒當回事,沒想到這人都變成喪屍了還想着你。包子,要不你就從了他吧?」路開撞了一下莫子然的胳膊。

莫子然搓了下自己的胳膊,他斬釘截鐵的說:「滾滾滾,老子喜歡女人,喜歡嬌嬌軟軟的妹子。」

不過,這人都變成喪屍了居然沒有傷他,的確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嗬嗬。」棒球服少年喪屍,也就是易林把晶核遞給莫子然。

莫子然說道:「我不要。」

喪屍易林歪著頭,並不是很懂這個人類說的話。

他的腦海里似乎有這個人類的影子,但是具體是什麼樣,他不記得,也不知道那些東西是什麼。

或許這是本能的親近。

沒過多久韓謙就回來了,他心情似乎好了些,嘴角似乎微微揚起,卻有一種嘲諷的感覺。

「上車。」他取過車鑰匙,自己坐在駕駛位上。

路開和鄒靈珊接連上車,莫子然正要走卻發現自己的衣服被這隻喪屍給拽住了。

他兇巴巴的對喪屍易林說:「你幹什麼?」

「嗬嗬。」他還是遞了遞晶核。

沒辦法,莫子然只好拿了過來,然後抓住喪屍易林的胳膊,連拖帶拽的把他拽上車。

路開挪逾的看着一人一喪屍,莫子然見此,立即撒手,說道:「臟死了。」他掏出紙巾擦了擦,然後扔到窗外去。

在末世,可沒人說什麼不講衛生的說法。

在韓謙等人走後沒多久,西南基地外圍的喪屍瘋狂朝電閘門涌過去,裏面守衛的人不以為然,畢竟他們的守護裝備是最好的。

但是當他們看見第一個喪屍輕鬆穿過圍欄,然後咬死了一個人之後,其他人這才慌了,可是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喪屍湧入,不少人不是被咬傷就是被咬死了,還有些人是被喪屍分食。

韓謙不是什麼大善人,他們死了兩個隊友,重傷了他們,那西南基地就要付出代價,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開胃菜,他只需要等著,在不久的將來,西南基地將會被覆滅。

「謙哥,你剛剛做什麼去了呀?」莫子然問道。

他似乎是隊伍里最活潑的一個,只要他一說話,旁邊的喪屍易林就發出「嗬嗬」的聲音。

「哎呀,你別吵!」莫子然沖易林吼道。

然而易林卻絲毫不怕,一點都沒有在浮光面前的乖順,他叫道:「嗬嗬,嗬嗬,嗬嗬!」

「哎呀吵死了,你滾開!」莫子然直接給了易林一腳。

但易林的身體似乎比浮光的身體要堅韌許多,所以並沒有因為莫子然的行為而缺胳膊斷腿。

路開不由得笑了,他說:「哎呀呀,這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罵不是愛。」

鄒靈珊好奇的問:「這是怎麼回事?你們認識這隻喪屍?」

路開剛要開口,莫子然就大叫道:「路開你給我閉嘴!」

路開偏不,他直接說道:「其實就是這隻喪屍以前追求過包子。」

「啊啊啊,路開,我要殺了你!」

「別吵。」韓謙一說話,所有人都安靜如雞。

浮光眼珠子亂轉,她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嗎?

這個叫易林的,似乎性別男,而那個娃娃臉,似乎性別,也是男,所以這是男上加男?

想到這裏,浮光不由得笑了,當然,只能在心裏笑,畢竟這喪屍的軀體並不能讓她有絲毫的表情變化。

她想着,又拿出幾顆晶核開始咬。

眼見臨近中午,一眾人下了車,韓謙走到浮光面前,他給了浮光幾顆色彩艷麗的晶核。

「你的胳膊是怎麼回事?」韓謙微微蹙眉。

似乎才一夜未見,她怎麼就缺了條胳膊?

之前韓謙倒也看見了,只是覺得不好問,但是這會兒又覺得憋不住。

本來就不好看,這缺條胳膊似乎就更不好看了。

浮光無法解釋自己的胳膊到底是怎麼沒了的,這是一個丟喪屍臉的事情。

「嗬嗬。」她假裝不懂。

韓謙倒也沒說一定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說道:「以後小心點。」

他不知道這個喪屍能存活多久,但是就從現在他們的交集來看,韓謙倒是希望她一直存在。

浮光轉而把低級的晶核交給易林,易林也不嫌棄,抱着晶核就向莫子然走去。

韓謙見此,說道:「我一會兒再去給你找一些四級喪屍的晶核。」

浮光點點頭。

【小仙女兒我們要開始敗家任務了,我覺得自從跟了小仙女兒,我就是一個十分不稱職的敗家系統。】

【小仙女兒,你知不知道隔壁二狗子那個敗家系統人家宿主是一天敗家一個億,你再看看你!你就是個垃圾!】

浮光:「……」這007膽子肥了啊。

【請宿主在十分鐘之內敗家一顆鑽石。】

【計時開始!】

浮光看到手中出現的鑽石,雖然不大,但是切割面還是各方面都十分的好。

浮光想了想,然後把捏著鑽石走到鄒靈珊面前。

鄒靈珊多少對浮光有些警惕性,這畢竟是喪屍,喪屍是會吃人的啊!

浮光伸出手,她的手上躺着一顆鑽石。

「給我的?」鄒靈珊問道。

浮光搖頭,她動作很輕,然後拿出紙板在上面寫道:交易,用你身上的一件東西作為交易,任何東西都行。

鄒靈珊想了一下,說道:「我身上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

都末世了,還有什麼東西比命更珍貴的?

但是命是不可能給她的。

浮光眼看時間不夠,她立即寫道:你手上那個手串不錯就它吧。

那是一串珍珠手串,在末世之前那自然是沒辦法和鑽石相比的,而且那還是一串淡水珍珠的,在以前也就是幾十塊錢的東西。

。 「好!」

楚魄此刻已經放棄破陣,以他的手段在這段距離想要收拾魏筆青還是不成問題。

楚魄一身修為早就達到天武九重,而魏筆青只不過天武八重,只是他手段頗為複雜,極其難纏。

誰料魏筆青竟是直接往葉青天身後一躲,猥瑣笑道:「葉青天,該辦的事情我都辦完了,你可不要忘記答應我的事情,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如今的楚魄就像是個瘋子,他才不願跟楚魄交手,這不是自討苦吃么?

「放心,我葉青天向來最講信用!」葉青天拍著胸脯保證道。

只見葉青天袖袍一揮,雙手開始不斷的結印,江塵他們所處之地竟是憑空升起一道血光,血光中蘊含無上煞氣,竟是慢慢的凝聚成一道六芒星殺陣,每個尖角都散發著凌冽而幽寒的光芒,似乎要用血色斬碎這虛空。

一股危險之息油然而生,眾人均是心神一凝!

楚魄沒有心思攻擊魏筆青,當即大喝一聲,一道金色的光罩將他們籠罩,奮力抵擋著六芒星殺陣的入侵。

「此陣名為六星絕殺陣,哪怕是天武九重強者進入都難逃一死,這也算是我給你們準備的一份大禮!」

今日,葉青天並不打算自己動手,他要用最小的力量辦最大的事情。

「此陣凝聚了成千上萬大惡之人的精血,觸之則會血魔攻心,爆體而亡!」

葉青天的話格外的多,他要讓所有人都沉浸在被他支配的恐懼之中。

平生他的愛好不多,欣賞他人之恐懼首當其中,特別是看著他給別人製造的恐懼。

雖說楚魄反應已經很快,但還是有倒霉的人,比如說站在最邊緣的秦天河,當六星絕殺陣啟動的時候,他就已經被最銳利的一角所刺中。

當即血魔攻入他的心神,不斷地摧毀著他的身軀,他的眼神也逐漸變得癲狂,嘴裡更是發出了驚天的慘叫聲,神情無比痛苦。

只見他體表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蠕動著,體內更是傳來一股刺耳的聲音,鮮血從他七竅流出,他的生機也在快速流逝。

「該死!魔道之人不得不死!」

「公主,未來的日子我不能與你同行,日後珍重!」

「兄弟們,此行天湘論道,無悔!」

「江塵,不得不說,你做的臭豆腐真好吃!」

「國師,我……我當時真的只是想保護公主而已!」

秦天河知道命不久矣,咬了咬舌尖,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讓他瞬間清醒,強忍著身上的劇痛,一口氣將話說完。

眾人皆是有些動容,不管之前秦天河有多討人厭,但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沒有人會去責怪他之前的所作所為。

「我以我血祭青天,我以我肉祭大地,我以我魂祭眾生!」

秦天河嘴中念念有詞,雙手艱難的結印。

「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們做的事情,別了,公主。」

最後,秦天河竟是如釋重負,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奇迹般的笑容。

下一刻,秦天河的血肉分離,化作最為純粹的天地之力湧入楚魄體內,只見楚魄氣息大漲,眼神變得無比銳利,籠罩他們的那層金光更是明亮了不少,那股瀰漫在他們心頭的危機也正在逐漸消散。

「秦哥!」

楚國天驕看著秦天河消失的身軀,皆是悲憤大喊道。

「天河,若此番能逃生,你定為楚國英烈!」

楚魄神情動容,低聲允諾道。

別人可能不知道方才秦天河做了什麼,但他可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天河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以自身血肉施展大祭奠術,以此換取天地之力為楚魄所用。

而這付出的代價將是魂飛魄散,徹底消與天地之間。

天地之力蘊含道威,天武境根本無法施展,得秦天河用生命相助,楚魄短暫的擁有了天地之力。

「秦天河,一路走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