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死的越多越好!

以赤龍天豬的智商,稍稍挑撥,就能大怒、狂怒、暴怒。

……

果然。

聽到蘇景行慘嚎的四境赤龍天豬,眼中怒火燃燒的更加旺盛。

「你說交就交啊?想要抓它,先打敗我!」

轟~

龐大的妖氣,釋放開來衝天而起,席捲整個山谷。

四境赤龍天豬怒吼著,沖向半龍人王之子。

「該死!」

半龍人王之子低喝,朝陸林深等半龍人揮手,冰冷道,「所有人一起上,殺光它們!」

「吼!」

「嗷~」

獸吼聲、咆哮聲,霎時炸開,引爆山谷。

十幾個三境、四境的半龍人,衝進了密密麻麻的赤龍天豬隊伍。

一個衝刺,便帶起了大片碎肉血花。

【卡片+42】

【卡片+38】

……

拾取提示閃過。

蘇景行身子一晃,不斷閃爍,躲到一處角落。

然後,念動,釋放神通,呼風喚火!

呼~呼~

呼呼呼!

「轟~」「轟!」

比起上次,有了一次經驗的蘇景行,很快掀起了一場大風,伴隨火焰,充斥天空地面,遍布整個山谷。

這一下子,死的赤龍天豬更多,連帶著戰場也攪亂。

漫天的火焰狂風嘶吼著,捲起沙土,到處穿梭,干擾視線。

半龍人王之子也好,四境赤龍天豬也罷,都不得不停止下來,進行抵抗。

趁此機會,驚喜蘇景行能力的陸林深,忍著激動,鬼魅般潛到半龍人王之子身後。

「嗯?」

感應到異常的半龍人王之子,猛地轉身,看向身後,見著陸林深,皺眉道。

「你怎麼……」

噗嗤!

7017k 為了玩上《雙人成行》,很多孤狼玩家都在社區發帖徵友。

「《雙人成行》已經買好了,求一名妹子一起玩。」

「求一名妹子,要求脾氣好的,技術方面不要求,只要有時間一起玩《雙人成行》!」

「本人男,身高180.35cm……」

「有周末一起玩遊戲的妹子嗎?我家還蠻大的……」

「你家蠻大的不應該找可愛的男孩子么?」

一開始不少孤狼玩家在徵友的時候,對於性別這一塊還卡得比較死,很多都是在求妹子的,但問題是狼多肉少,而且妹子也不一定要跟男孩子玩,兩個女孩子也能玩得很開心。

很多玩家在徵友了一段時間后發現,求妹子的基本就不要想了,每個人都要找妹子,什麼時候能夠輪到他們呢?何況有些找妹子的玩家要求還特別多。

最後這些玩家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把性別這一塊放寬,否則他們要麼是買了遊戲玩不了,要麼還得多花一筆錢,找陪玩一起通關《雙人成行》這遊戲了。

「來一名好友啊!一等一,來了就是賺了。」

「求一名隊友,性別不限,技術不限,只要會玩遊戲,說話別陰陽怪氣就行。」

「已經玩了《IWannaMaker》超過一百個小時,技術高超,誠招一名隊友。」

「我怎麼發現這裡的帖子求擊劍的越來越多啊?」

「不僅擊劍的多了,好像求貼貼的也多了啊!」

「苟賊!快看看你的《雙人成行》都幹了些什麼啊!」

「呵呵,你們才是擊劍,我就不一樣了,我們是鬥牛。」

「車車,好快的車車!」

隨著玩《雙人成行》的玩家越來越多,討論遊戲內容的人也越來越多,其中一些橋段更是引起了玩家的非議。

比如小象玩偶「小可愛」被科迪跟小梅弄壞的那一段劇情,這裡荀澤並沒有做出太大的修改,只是沒有讓小可愛被破壞得太過徹底而已。

他的初衷是通過這段劇情,讓一些身為家長的玩家,或者即將成為家長的玩家知道,當你們肆無忌憚地破壞孩子喜歡的東西時,對於孩子來說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傷害。

遊戲中哪怕是堅強的羅斯,在看到壞掉的小可愛時,也流出了傷心的淚水。

如果玩家在破壞小可愛的過程中,心裡難受或者是於心不忍,那麼荀澤的目的就達到了。

哪怕他因此被玩家聲討也沒有關係,反正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就算他改了這一段,罵他苟賊的人又不會減少。

而且被刺激到的玩家多了,荀澤獲得的情緒值也會更多,之前買熏香可是花了他不少情緒值,正好從小可愛這邊賺回來,怎麼看都是賺的。

「你們玩到哪裡了啊?有沒有人不破壞小可愛就通關啊?」

「怎麼可能不破壞?這故事是線性敘事,玩家沒有任何選擇,只能被迫接受。」

「唉!小可愛做錯了什麼呢?為什麼要破壞它?突然發現科迪跟小梅太屑了!讓代入其中的我有點難受。」

「沒有辦法啊!你試想一下,當你睜開雙眼時,你變成了一個玩具娃娃,你肯定會驚慌失措的啊!這個時候任何看起來不靠譜的辦法,你都會願意去嘗試一下的。」

「怎麼好像那些騙子的套路啊!先用某個看起來可怕的事情嚇一嚇你,然後趁你崩潰的時候不斷給你施壓,再給你拋出一個所謂的解決辦法,最後騙走你的錢。」

「這遊戲還能這樣升華的嗎?要是擔心被騙的話,請下載反詐騙中心APP,謝謝。」

「你們在說什麼啊?不應該是在聊小可愛這一段么?」

「其實說白了小可愛也就是一個玩偶而已,壞了就壞了,能修就修,不能修就在給孩子買一個,反正小孩子都是喜新厭舊的,有什麼好討論的。」

「是啊!遊戲最後的彩蛋里,小可愛不就被修好了么?」

「卧槽!你們這話說的真特么的無情啊!」

「上面那人不就是現在很多家長的縮影么?覺得孩子的東西怎麼破壞都無所謂。」

「之前不就有人整個柜子里的模型都被他爸給砸了么?這些模型還是他這些年來辛辛苦苦做出來的,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時間跟心血,說砸就砸了。」

「我也看到了,他還找他爸理論,結果他爸一點愧疚之心都沒有,還說以後如果再看到這些模型還要再砸一次。」

「唉!我小時候也有玩具被家裡人扔出窗戶,嚇得我不敢再公開表示喜歡什麼東西,直到現在成年並獨立出來了,才敢買一些自己喜歡的,並且還總是小心翼翼的。」

「只希望更多的家長能夠理解孩子的愛好吧!起碼不要糟蹋孩子的努力啊!」

「是啊!只能希望如此了。」

「要不然呢?你還想當阿爾薩斯不成?」

「苟賊之前不是推出過《魔獸爭霸:冰封王座》的周邊么?裡面就有賣霜之哀傷的,之前我還以為他只是賣給玩家收藏的,現在結合《雙人成行》小可愛這一段,似乎有點其他的意思啊!」

「不要亂說話,苟賊就算再狗,也不會煽動你『父慈子孝』的好么?而且一把霜之哀傷兩千塊錢呢!」

「是啊!苟賊估計是想通過這段,讓更多的家長理解自己的孩子,不輕易破壞孩子心愛的東西吧!」

「話說我看到個新聞,有人看到自家老父親最近迷上了《魔獸爭霸:冰封王座》,想著買點周邊儘儘孝心,然後就買了一把霜之哀傷回去,覺得這周邊這麼貴,自家老父親肯定會喜歡,結果被他的老父親拿著霜之哀傷追了好幾條街。」

「哈哈哈……他在買霜之哀傷的時候不先了解一下遊戲的么?而且《魔獸爭霸:冰封王座》還這麼的火。」

「聽說那人主要是玩手機遊戲的,對即時戰略遊戲沒興趣,所以鬧了這樣一個大烏龍。」

「那我要不要買一把霜之哀傷放在家裡手辦櫃里,這樣我家裡人要砸我手辦的時候多少會考慮一下。」

「呵呵。說不定你的手辦沒事,但是人卻被打一頓呢!」

雖然《雙人成行》遭到一定的非議,但遊戲的評分跟銷量依舊是一路高歌猛進。

除了小日子國的銷量依舊比較少外,不管是國內,還是歐美等其他地區,遊戲的銷量都十分的可觀,或者說讓人羨慕,綜合評分更是達到9.5分。

各地的遊戲媒體也是爭相跟進報導,大多數遊戲媒體都給予《雙人成行》極高的評價。

當然也有一些為了搏眼球的遊戲媒體,把《雙人成行》批判得體無完膚,但他們並沒有獲得多少支持,反倒被大家當作笑話看。

雖然他們藉此收穫了一點熱度,但是卻敗了自家的口碑,也不知道這「生意」對於他們來說是賺了還是虧了。

那些跳票的同行都是紛紛慶幸自己做出了正確的決策,要不然肯定會被《雙人成行》給碰個稀碎。 「轟轟轟!」

之前倒在地上的侍衛們,自碎肢殘骸中,生起縷縷黑煙。

包括之前倒在地上的,乾坤一指王東君,身上也凝集出一股股黑氣,朝著活閻王身上奔去。

一旦接觸到活閻王周身的空氣旋渦,立刻毫無掙扎,直接被吸收了進去。

活閻王的實力,肉眼可見的層層暴漲,直接提升到了一個無上高度!

五秒,十秒,二十秒……

一分鐘過去了,活閻王的實力,還在不斷提升著,似乎永無止境一般!

眾人皆是屏息閉氣,他們,幾乎從來沒有見過這般實力。

不似凡間該有!

「吼吼吼!」

活閻王仰天長嘯了一聲,旋即低頭握拳,因為自己獲得了無上的力量,而露出欣喜若狂的笑意。

「這,就是《無相天魔功》的最強禁術嗎……」

很明顯,就連活閻王,也是第一次施展!

第一次有人逼他使出禁術!

之前,被秦風鎮天掌所傷的地方,立馬肉眼可見的,癒合,新生!

那些擦傷撞傷,恢復如初!

活閻王發出一聲狀若癲狂的爆笑:「桀桀桀……我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至高無上的地步!」

說著,他隨意退出一拳,和秦風所施展鎮天掌之時一樣。

不需要任何凝印,一團黑色的拳型,便有如實體一般,掀起一陣罡風,裹挾著濃濃的殺意,仿若一道射線,朝著秦風襲去!

秦風足下一動,身形堪堪擦過那縷罡風。

「轟隆!」

只見秦風身後百米開外的一座觀景小山,瞬間轟然迸裂,化為齏粉!

那股拳風的力量,恐怖如斯!

霎時間,沒來得及碎為齏粉地碎塊四散,朝著韓霜襲去。

韓霜立刻轉身躲過,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沒事吧?」

韓望道關切地問向自己孫女。

韓霜搖了搖頭,沒顧得上自己,反而是擔憂地看向了秦風:「這活閻王,一下子實力提升到這般恐怖的地步,只怕秦先生……」

「哎……」

韓望道也擔憂地嘆了口氣。

只怕秦先生,死多生少啊!

活閻王使用秘術之後,居然提升到如此高深之修為,他一個宗師強者,已經無法看破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