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二人看到真的是雷凌,二人到鬆了一口氣。

看到雷凌沒事,兩人神色古怪看了看房門外面。

「祁羅呢?」

「他是不是被你殺了?」

茅十八率先開口問向雷凌。

「沒有。」

「讓他跑了。」

雷凌搖頭,一副心不在焉的他,伸手推開面前的茅十八,來到客廳沙發坐下。

「跑了?」

茅十八神色古怪,雷凌的話意思,就是說獸化后的祁羅,不是雷凌的對手?

他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感到擔憂。

「好小子!」

「苗蠻大祭司都不是你的對手,他下次應該不敢來了對吧?」

「況且,現在外面的雨已經小了,應該很快就停了。」

「到時候我們飛離西京,讓他們想找都找不到咱們。」

花雲毅到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最起碼,他們沒有吃虧,大祭司祁羅落荒而逃,他們理應感到高興才對。

「對!」

「花雲毅說的沒錯。」

「這次大祭司祁羅一定受了傷,這樣一來,我們就走充足的時間離開西京了。」

聽花雲毅所說,茅十八也釋懷了。

沒殺死祁羅,雖然留下了一大隱患,但雷凌能夠打的祁羅逃之夭夭,他們沒必要在怕他祁羅。

坐在沙發上的雷凌,聽著茅十八與花雲毅,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沒完,他苦笑搖了搖頭。

然,就在此時他突然留意到,在他面前的桌子下面,有一個小紅點不斷在閃爍。

「都閉嘴!」

雷凌神色一怔,領兵開口制止茅十八與花雲毅二人繼續說話。

茅十八、花雲毅一愣,不解雷凌這是什麼意思。

而雷凌,起身伸手摸向桌子底下,隨後將一枚只有指甲蓋大的竊聽器,放在了桌子上。

「這……?」

茅十八、花雲毅二人大吃一驚,他們的屋子裡竟然又竊聽器?

這是怎麼回事?

「昨天,好像就有服務員過來送東西,就在沒別人進來過?」

花雲毅神色古怪,回想白天只有一個女服務員進過這間房子。

「這竊聽器還是關機狀態,看來這服務員什麼也不懂,也不知道是誰讓她這麼做的?」

茅十八上前,看竊聽題並沒有開啟,他反而笑了起來,一口咬定就是那個服務員乾的。

「能不能是白東他們?」花雲毅咬了咬牙,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被他們暴打的白東幾人。

因為,他們也住在這個酒店裡,所以嫌疑最大。

「可能就是他們。」

「不過他們怎麼會竊聽你們兩個?」

雷凌微微點頭,他覺得白東幾人能做出這種下作的事情。

但他很好奇,白東幾人不選擇報復,反而讓人在花雲毅、茅十八的房間里安裝竊聽器,這好像有些不正常。

「會不會,他們以為我們也是打王陵古墓主意,所以想從我們這裡竊聽一些王陵古墓的消息?」

茅十八突然皺眉。

白東幾人是沖著王陵古墓來的,而他們又在西疆山脈遇見,他才猜疑與王陵古墓有關。

「你腦子怎麼都是王陵古墓的事?」

「別告訴我,你小子真的想打王陵古墓的主意?」

花雲毅皺眉,瞥視一旁的茅十八,他總覺得茅十八有意在引導他們,把注意力轉移到王陵古墓上面。

「廢話!」

「王陵古墓可是天然的金庫,誰不見財眼開?」

茅十八瞪了花雲毅一眼,他可是進過王陵古墓唯一的一個,當然清楚裡面都有什麼,惦記也屬於正常人的本能。

「無語!」

「你真的掉錢眼裡了。」

花雲毅搖頭,對茅十八這種愛財如命的傢伙,簡直就是沒有共同語言。

咚咚!

就在雷凌三人討論白東幾人時,突然房門被人用力的敲響。

「我去開門。」

茅十八主動轉身,當他把房門打開后,只見穿著粉色睡裙的李珊珊,披頭散髮的闖了進來。

「雷凌……大事不好了!」

李珊珊神情緊張,來到雷凌面前開口就是大事不好。

弄得花雲毅與茅十八兩人神情緊繃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

雷凌皺眉,看著李珊珊急忙問道。

「我一覺醒來,發現花小蕊不見了?!」

「其它房間我也找了,可就是找不到花小蕊,我怕她……出了什麼事情?」

李珊珊心急如焚,看著雷凌急切的說道。

「什麼?!」

「我妹妹不見了?」

花雲毅大驚失色,聽到自己妹妹居然不見了,他當然著急的無法冷靜。

雷凌倏然起身,沒有多說便衝出門外,很快來到22樓的主卧。

他看到床上的確沒有花小蕊的影子,他臉色倏然冰冷的可怕。

當他環視卧室四周時,意外發現陽台的窗戶門竟然是打開的,這讓他意識到事情不妙。

「雷凌,我妹妹他會不會有事?」

在雷凌看向陽台方向時,花雲毅也匆忙了跟了過來,他現在主要擔心的是自己妹妹的生命安全。

「一定是苗蠻幹的!」

雷凌沉默不語時,跟過來的茅十八卻一口咬定是苗蠻部落所為。

這一點,雷凌也是這麼認為。

花小蕊可是苗蠻部落一直在尋找的六陰女。

「他們抓我妹妹幹什麼?」

「雷凌?你到是說句話啊?」

花雲毅慌了。

聽茅十八說是苗蠻部落乾的,他不知道苗蠻部落為什麼要抓自己的妹妹。

「幹什麼?」

「他們要拿你妹妹活祭給他們的王!」

雷凌沒有開口,但茅十八卻沉不住氣了,眼下這件事沒必要再隱瞞下去,索性直接告訴了花雲毅。

「什麼!」

「他們要活祭我妹妹?」

花雲毅聽到,臉色頓時蒼白。

活祭,就是拿活著的東西當做祭祀品給死去的人。

「雷凌,看來這次必須要去一趟苗蠻部落了?」

茅十八臉色陰沉。

這次他們千算萬算,最終還是讓大祭司祁羅鑽了空子,他知道以雷凌的個性,必須要救回花小蕊。

雷凌咬了咬牙。

回想自己住祁羅交手時,祁羅可是化為黑氣飛回了西疆山脈。

唯一可以下手的,他思來想去只有那條苗蠻部落的紫靈蛇。

「好個聲東擊西。」

「苗蠻部落你們這是在找死!」

雷凌一咬牙,確定擄走花小蕊不是人後,他反而認為苗蠻部落是在玩火自焚。

說完雷凌轉身看向茅十八時,見茅十八手裡還攥著那枚竊聽器,他突發奇想,嘴角不由勾起一抹陰險的笑意。

……

20樓,VIP6號房間。

白東與劉強坐在沙發上,看著正在連接竊聽器的齊穎,各自神色有著古怪,甚至已經不耐煩了。

「我說齊穎?你確定竊聽器真的放在他們房間里了嗎?」

劉強看齊穎捅咕可半天,還沒有聽到任何動靜,這讓他嚴重懷疑齊穎沒完成白東交代的任務。

「不可能!」

「我親眼看著服務員進入他們的房間。」

齊穎也是十分焦急,自己的收聽器一直沒有反應,她也搞不清這是為什麼。

「這天都快亮了。」

「還要多久才能弄好?」

白東臉色鐵青。

自己交代給齊穎的事情,齊穎居然這麼不上心。

害的他們到現在,都沒有聽到對方任何一句話。

「你要去王陵古墓?」

就在白東與劉強已經不抱有任何指望時,突然收聽器中傳來茅十八的驚呼聲音。

「唉!好使了!」

齊穎聽到收聽器有聲音傳來,高興的看向白東與劉強時,只見白東抬手制止她開口。

「沒錯!」

「你已經進過王陵古墓一次,確定裡面有數不盡的金銀珠寶,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去?」

「況且!白東那幾個人,一看就知道是沖著王陵古墓來的,我們沒理由把這麼一座天然寶藏拱手讓人,成全他們幾個?」

收聽器中,傳來雷凌聲音。

「好傢夥,他們果真是沖著王陵古墓,而且還有人進去過?」白東聽到雷凌幾人的對話,卻氣的他咬牙切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