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的就是後宮洗牌。

然後藉機上位。

當然也有猜測是柯西法爾的特工在後面搞事情。

反正現在猜測什麼的都有。

……

不過他們猜測也不能阻止現在的首航儀式了。

諾亞從車後面將裝載送葬鐮刀的盒子背上。

摸著兜里有些發燙的幸運銀幣。

對著周圍的人來人往,越來越多的魔法師做著打量。

而艾登負責的就是和這些人打招呼。

他因為老爹的身份,認識不少的人。

就算是不認識的人,有霍根這個聖光教廷的人代為介紹。

很快就和陸續到來,同行參加首航儀式的人打成了一片。

他獲得了更多的消息。

而諾亞也在牆邊,接收到潘多拉的信息。

皇帝出門了。

而且和他一路的人,竟然還有皇后。

這次是皇后和皇帝一起到這裡來。

這是反客為主啊。

直接要和自己玩貼臉殺了?

諾亞默默的想著。

心裡已經做了好準備。

遠處的空艇現在已經開始利用氫氣和氦氣,開始填充浮空的主體了。

一個銀色且巨大的飛艇慢慢開始成形了。

上面能看到有些色差的銀色。

上面是用海拉米爾密文描摹的魔法陣法。

據說能夠抵禦風,還有雷雨的侵襲。

可以更加快的在空中飛行。

諾亞看著這上面的不斷充盈的氣體。

感受到手裡的幸運銀幣也越來越燙了。

諾亞想起這裡面的氣體,這可是能夠燃燒后發齣劇烈爆炸的東西。

這比一棟樓還大的東西,要是爆炸起來。

自己怎麼才能扛得住。

立即傳送恐怕也沒有這爆炸一瞬間來到快吧。

除非有人能夠使用時間暫停的手段。

等到艾登他們聊熟后。

他對諾亞告知了今天的皇宮裡傳出的消息的最新版本。

據說陛下今天是會參加首航。

但是不會進入飛艇裡面。

就看到他們上天後,就算是大功告成。

聽到這裡諾亞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麼鬼,原來是這貨不參與。

那他過來看熱鬧呢?

……

過了估計有個四十分鐘左右。

皇宮裡的車終於算是過來了。

眾人看到第三台車上。

皇帝陛下和皇后坐在一起。

他們好像還在愉快的談論著什麼。

諾亞甚至有些懷疑這個皇帝的真假。

什麼人竟然來拿調查一下都不肯。

就要看他們上飛艇。

而且自己身邊發生那麼大的事情。

他竟然就這麼完全無視了。

由不得人不懷疑。

不光是諾亞和艾登懷疑。

就連霍根都在皇帝陛下,開始準備下車演講前。

對他們吐槽道:

「今天的陛下,感覺有些怪啊。」

「完全和他的脾氣不一樣,什麼人能這麼忍受?我相信有很多人能做到,但是我不覺得陛下能做到,他一向是一個運氣很好的人。」

「今天遇到這種倒霉事情,他也太淡定了。」

在艾登和他療上后。

諾亞也覺得現在皇帝陛下,有些奇怪。

他感覺奇怪的地方在於。

這麼多人都在說他。

他肯定也能感受到眾人的眼神。

但是他依舊是沒有多說什麼。

就要開始上台準備演講了。

台下的人,都開始互相的交換眼神。

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已經關窗的車裡。

想看看皇後到底在幹什麼。

……

皇后在車裡,淡定的坐著。

看著台上的那個人開始儘力的在表演。

她手指微微的動著。

是的,心在台上的人假的。

是她使用了自己的秘籍后,開始製造出來的。

這是個提線木偶的魔法。

而真正的瓦爾蘭特皇帝陛下,現在正和真正的囚犯們在一起。

早上天還沒亮的,皇帝就收到侍衛的信息,說是外面有人要給他彙報東西。

能故意避開她的報告,到底是什麼呢?

或者是和她本身有關係的。

結果還果然猜中了。

竟然還是有人已經在外面開始將他和星辰三代的照片貼在滿城都是。

所以她不得不動手。

對著皇帝提前動手。

將他困在他今天應該被困在的地方。。 楊諾是高三一班班主任,而高三一班是南陽一中最好的畢業班。

王鵬和詹子海雖然成績不怎樣,但以他們在南陽的身份背景,還是很順利的分到了一班。

看到他們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南陽一中的副校長,王鵬和詹子海起先是有些緊張的。

尤其是王鵬,他對於這位美女老師很是敬重,還有些敬畏。

原因很簡單,高一的時候,王鵬剛進校不懂事,在上課的時候搗亂,頂撞班主任。

班主任治不了王鵬,便通知了副校長楊諾。楊諾來了之後,把王鵬叫出來,沒有多說,只是說了一句話:「你進一中,是你爺爺親自上門找我,才給你開的後門,你要珍惜這次機會。」

王鵬很不服氣,當時楊諾剛來一中,加上天生麗質,看起來和他們這些學生差不多,王鵬自然沒把這位外地來的年輕老師看在眼裡。

楊諾二話不說,給王家打了一個電話,將事情如實相告,並沒有任何添油加醋。

隨後,王鵬就被他老爸帶著幾個人,直接拎回家,跪在了祖宗牌位前。

王家老爺子手持藤條,指著一塊匾,上書「天地君親師。」他讓王鵬記牢這幾個字,告訴他,「如今沒有君王,男兒在世,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和恩師。若不敬天地,人無敬畏,便會無法無天!不敬父母,就是忤逆,不敬恩師,你永遠學不到東西,最後只會成為一個廢物!」

隨後王老爺子親自動手,用藤條狠抽王鵬的屁股,旁邊站著的父母親,根本不敢開口替兒子求情。老爺子把這個自己最疼愛的孫子打得皮開肉綻,這才罷手。

事後王鵬只能趴在床上,幾天下不了床。

王鵬領教到了楊諾的厲害,後來隨著接觸,他發現楊老師雖然年輕,但學識淵博,為人處事挑不出任何毛病,不論長相人品氣質,都近乎完美。於是王鵬成了楊老師最忠實的擁護者。

一中最大的刺頭都被楊諾折服,更別提詹子海這類跟著王鵬混的學生。一中是南陽最好的學校,這裡很多學生的父母,都是南陽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但是這些官二代富二代,在楊諾面前絲毫不敢造次。

「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姐姐李若薇。」葉寒開口給雙方做著介紹。

兩個不同風情的大美人,輕輕握了握手。

「楊老師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李小姐你好,我很羨慕你,有一位如此優秀的弟弟。」

李若薇聞言,頓時對楊諾大生好感,首先是楊諾的性格和修養,沒有任何攻擊性,讓人覺得如沐春風。其次,聽到有人誇葉寒,這比誇她自己,更讓她高興。

李若薇熱情的招呼楊諾坐在自己身邊。王鵬和詹子海是楊諾的學生,自然不用介紹,剛想介紹最後一位,卻看見王鵬對他猛使眼色。

葉寒立刻明白過來,王鵬這是怕被老師知道自己早戀的事情,便道:「楊老師,這位是我的妹妹,李麗莎。」

「你好。」

「你好。」

楊諾和李麗莎互相問了聲好。

李麗莎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微微有些吃驚,不是因為王鵬想要在老師面前隱瞞,而是因為葉寒說她是他的妹妹。

王鵬對葉寒無比推崇,曾親口對李麗莎說,如果能拜葉寒為師,這就是他這一輩子最牛逼的事情。能讓王家大少爺如此佩服的一個人,自然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李麗莎覺得如果自己真的能被葉寒認作妹妹,那可真是太幸運了。

在等待上菜的空當,葉寒抽空去附近的銀行將錢存進了自己的戶頭,留了兩萬現金放身上備用。

等葉寒回來的時候,菜差不多上齊了。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李若薇就和楊諾聊得很熟了,在旁人看來,似乎她們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嗯?何琳怎麼還沒來?」

看著菜都上齊了,李若薇忽然想到葉寒說過何琳會來,怎麼到現在人還沒到呢?

何琳這個名字,頓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何琳在南陽的知名度很高,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她。

「何琳?是南陽衛視的主持人嗎?」詹子海大吃一驚。

「是的。」葉寒點點頭,說道:「我打個電話問一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