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兮!不期然,冷晏兮被這個稱呼憷到了。她艱難地吞咽一口口水,小心地抬眸,謹慎地瞥向陸穆清。卻見他蹙眉冷眼,沉臉肅神,看不出什麼表情。

這簡直是這一對要命的母子!

冷晏兮心裏抓狂:陸穆清,你倒是說句話呀!

難不成他真的允了他母親要認她為乾女兒?冷晏兮雖然腦子一片混亂,卻也極快地轉動,她實在看不懂他們母子的心思。但她卻非常清楚,陸夫人並不喜歡她,所以,她這是故意刁難,試探,表面對着冷晏兮,實則是敲打陸穆清。

想到這裏,冷晏兮感到事情更加棘手,不容樂觀。試想,陸夫人拿她開刷,自然是惱怒陸穆清。否則,她怎麼可能跟才一面之緣的自己過不去?冷晏兮納悶,她的人緣也沒這麼差,雖然她不得不暗暗承認她的名聲並不是很好。

嵐姐靜默一旁,並不插話,她自是知道陸夫人的脾氣,這個時候哪輪得上她說話的份。倒是駱琛幾番欲言又止,但躊躇半晌也沒有出聲,大概也是知曉陸夫人的固執。

冷晏兮頓時感覺自己孤立無援,這些人都任憑陸夫人借她而虛張聲勢,她有些氣餒般賭著氣,脆聲道:「承蒙夫人喜愛,這是晏兮哪裏修來的福氣!我也是一見夫人的面便感到極其投緣,真是天大的緣分。」

她說的滴水不漏,既不表態願意結為乾女兒,也不拒絕陸夫人,卻是順着話題拐彎抹角。

有點意思,這個少女果然不簡單!

陸夫人揚起輕撫她的手,指腹輕輕觸過冷晏兮的手背,似有意無意地摩挲,她的嘴角噙著一絲深意,聽着冷晏兮八面玲瓏的話,待她剛落音,當即笑道:「既是如此,小兮怎麼還不改口…」

只是,陸夫人的話未罷,陸穆清毫無波瀾的臉上終於裂出微妙的情緒,他將輪椅往後一退,跟冷晏兮拉開距離,陸夫人摩挲冷晏兮手背的指腹也落了空。

「母親該吃藥了。」陸穆清聲音透著冷冽。

這時,不止陸夫人,連冷晏兮都知道陸穆清生氣了,他或許只是想看看她們倆人要假惺惺到什麼地步,沒料到,陸夫人居然反手一道,擺明要讓兒子添堵。

「好。」被陸穆清這麼一截,陸夫人並沒有想像中的惱怒,而是退讓了一下,她自然比冷晏兮更了解自己的兒子,這是觸了他的逆鱗!

同時,陸夫人心裏更加確定兒子對冷晏兮絕非表面那麼簡單,他到底想幹什麼?陸夫人抑下滿腹疑惑,任他將輪椅掉了個頭,推回屋裏。

嵐姐與駱琛相視一瞥,誰都看得出來母子情緒不對,倆人目光又迅速分開。嵐姐跟了進去,駱琛則沒有動,若有所思將目光投向還保持着半屈膝半蹲膝的冷晏兮。

冷晏兮感覺到什麼,她回頭沖着駱琛淡淡一笑,緩緩起身,說道:「駱院長,我什麼時候開始學針灸?」

駱琛微訝,他以為經陸夫人這麼一攪和,學針灸這一茬子的事恐怕要黃了,被冷晏兮一問,心裏暗驚:這個少女又不糊塗,怎麼可能看不出陸夫人的心思,她不但不計較,還主動提及針灸之事。看來她要麼心思單純要麼心府極深!

駱琛扶了扶眼鏡,他還是挺滿意眼前這個靈氣動人的女孩,「等陸少安排吧!我隨時恭候冷姑娘。」

冷晏兮心間一動,感慨頗深嘆道:「駱院長真是妙手仁心,大愛無私,歷來凡身懷絕技之人,傲慢狂妄,痴若如命。往往為了所謂的絕技奇藝而爭鋒鬥勝,拼得死傷,哪裏又肯輕易傾囊相授?也只有駱院長這般心懷仁愛,才能做到不講條件不計酬勞而無私奉獻。」

「冷姑娘過譽了!」駱琛微笑,溫雅的臉上淡然平靜,心裏是認同冷晏兮說的話。沒錯!即便昆派第十一代傳人,針灸大師程驥亦是為了昆派一脈而要求駱琛為其門派三年守約,竭盡所能,深研廣揚,讓昆派針灸更上一層樓。但聽着她的讚揚,他又覺得這個小姑娘有些圓滑。自他創辦學院,便享譽醫界多年,收穫讚美之詞,驚嘆之聲,比比皆是。看她一副靈巧俏皮的模樣,根本不似阿諛奉承,諂媚的俗人,卻偏偏不停討好他。這般反其道而行之,真是別有用心!

駱琛突然明白陸夫人剛才的舉動,原來她也感覺這個少女不簡單,所以才不顧陸少的情面而故意來了一出結親,認乾女兒的戲碼。

思及,駱琛不由地又看了冷晏兮一眼,卻見她笑眯眯的眉目盡顯純真坦誠,毫無破綻。

冷晏兮似乎並不介意駱琛的審視,她調皮地挑眉擠眼,用手貼唇噓了個禁聲動作,貓著腰身,躡手躡腳過去窗下偷聽。俯耳半晌,屋裏也沒有任何動靜,她抿嘴,回到駱琛身邊,雙手一攤,有些無奈地嘟噥:「看看,陸夫人一點都不喜歡我,屋裏靜悄悄的,她們好像用上武林密音來交談,根本探聽不到什麼?只怕她要把我趕走,吶什麼侍疾啊,什麼針灸的都統統沒有!我就等著被陸夫人掃地出門…」

武林密音!虧她想的出來,那有人這麼明目張膽偷聽,陸穆清一身強硬的武藝又不是吃素的。駱琛被她古靈精怪的模樣逗笑了,他倒覺得陸穆清將冷晏兮帶來學針灸幫忙治療陸夫人腿疾是個好主意,雖然這孩子心府深了一些,但性格確實討喜,或許她的開朗調皮還能打開陸夫人心裏的死結,也未必不可能。

她把握分寸,適時進退,甚至自嘲調侃,緩解氣氛,可見她的玲瓏之心。

駱琛是怎麼看怎麼滿意冷晏兮,性子可愛直爽,人又機靈聰穎,況且她還懂得人體穴位,這些都更加堅定駱琛收她為徒的決心。

陸穆清待陸夫人吃了葯,讓嵐姐侍候母親午休,他就出來。

「陸穆清!」冷晏兮舔著一臉笑容,湊到陸穆清跟前,討著幾分巴結:「我剛才表現的好不好?雖然我知道陸夫人只是玩笑,並無意收我為乾女兒。但我也沒有駁了她的面子,讓你為難不是?」

陸穆清淡淡看着她,眸光無波無瀾,臉上也看不出任何錶情。

冷晏兮嘟起嘴,她已經習慣他的深沉,甚至感覺他的冷清好過陸夫人的沉鬱,那是令人窒息肅冷。就在冷晏兮以為他不會理睬她的時候,陸穆清不徐不緩,聲音不大不小應了:「嗯!」

冷晏兮先是一愣,繼而喜上眉梢,她頓時來了勁,歪著腦袋,閃著靈穎的雙眼,清脆問道:「陸穆清,咱們什麼時候開始學針灸…射擊呀?」

「明天吧。」陸穆清略忖片刻,說着又吩咐道:「你先回屋,下午我帶你去後山看看,那裏比較適合訓練射擊。」

「好哇。」冷晏兮當即興沖沖地離開,彷彿陸穆清承了她一個了不起的事,她整個心情沉浸在愉悅欣喜之中,幾乎要飛躍起來。

駱琛看着冷晏兮興奮的背影,眼裏流露出慈祥的光芒,喃喃說道:「這孩子還怪可愛的。」

他一生致力,獻身醫學,不曾成家。所創辦的學院也培養許多優秀傑出的人才,其中不泛聰明睿智的學生,但似冷晏兮這般靈氣而明朗,陽光而巧妙的少女卻是罕見。

陸穆清聽到駱琛變了稱呼,他的嘴角勾起一絲淡然:她總是有辦法能讓人一下子被她的率真而渲染那份坦誠,且心生喜愛。

「本來想緩一緩,明天你們再碰面,她卻迫不及待,正巧趕上了。」陸穆清斂起臉上微妙的表情,平靜問道:「駱院長覺得她怎麼樣?」

「甚好。」駱琛笑着點頭,鏡片後面的目光隱隱發亮,「還是陸少慧眼識人吶!」

。 「一百六十萬?」

聽到兩首歌的版權賣了這麼多,秦川忍不住驚道。

作為一個雙職工家庭子弟衣食無憂不假,可家裏給的的生活費從來沒有超過三千,五位數都是奢望,六位數更是不敢想,

結果現在直接來了個七位數。

「其實不多!那兩首歌的潛力超大,白馬樂隊唱火之後可能兩三場演唱會就能賺回來!」

范思雲再說。

原本他想着再加一百萬,結果電話里白馬樂隊的主唱文林老是提秦川的名字,才沒硬加。

「那……」

「行了,下次見了你請客!必須大餐!這邊還有點事情就先撂了.」

「好!到時候必須四斤大的小龍蝦整起來!」

掛了電話,沒過多久手機就響起了一道短訊提示音。

打開一瞧,

是銀行卡到賬信息,一百六十萬不多不少。

「怪不得有些人拼了命的相當頂流!錢賺的也太快了些…..一百六十萬….一年攢十萬都要攢十六年!」

過了片刻,秦川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以後系統要是再抽出歌曲獎勵,如果自己不唱,賣了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悶聲發大財還不會被那些粉絲騷擾到。」

心裏打着這樣的主意,他走向了公寓。

這年頭….誰還嫌錢多?

除非是腦子真的有問題。

……..

文工團的第一夜,秦川睡得很踏實。

第二天早上起來,洗漱,到食堂吃了早點到辦公室才剛八點,文工團的工作時間是正兒八經的朝九晚五,早上九點才是正常打卡點。

然而進門後秦川才發現演員組的所有人竟然都已到了辦公室。

還有幾個頂着兩大黑眼圈,一瞧就知道昨晚上肯定有加班。

「早!小秦!」

「早,洪主任!高哥、周哥……大家早。」

逐一打了個招呼,秦川坐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也就是打了個招呼,

然後大家都在悶頭干自己的事情,連抬頭多說一句話的功夫都沒有。

片刻,

秦川實在是沒能忍住,走到了洪濤的工位前,

「洪主任,您看我今天….做些什麼…..」

他說道。

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也沒人給他安排上班要乾的活,這麼干坐着也不是辦法。

「小秦,部長不是說你主要負責我們這次項目的插曲…主題曲嗎?你安心作曲、編曲就行!」

洪濤用筆敲了敲腦袋。

昨天晚上他已經給演員組的所有人員都安排好了任務。

至於秦川的活則是部長王雷親自安排的。

「創作?編曲?洪主任…..一個電視劇得先有內容,才能….編曲….」

秦川有些錯愕。

就算他其實並不擅長唱歌編曲,但好歹先給個方向不是,不然….明明是輕鬆搞笑的劇情,最後偏偏配了一個無比悲情的插曲,豈不是鬧笑話。

現在就十三萬聲望值,又不多,得用到刀刃上。

「也是….你瞧我這個腦子!」

洪濤撓了撓頭。

最後轉身說道,「老白,你劇本的大方向定下來了沒有?」

「主任…..我腦子裏現在一團亂麻!沒有任何方向!」

坐着辦公椅,老白滑到了洪濤面前,一臉苦悶。

劇本的事情是由他否則。

結果….從昨天到現在寫了刪,刪了寫….目前不足五十字。

第一次,他想了一個古裝劇,結果還沒到洪濤這邊,就被負責籌備道具的大周給一票否決了,

無它,

古裝劇的道具費太貴,預算不夠。

第二次,老白又想了一個現代生活劇,

這次負責道具的大周沒問題,結果被負責物色導演的老高給一票否定了。

沒辦法,

現代生活劇對導演的要求極高,能拍好的都是些知名導演。

八百萬隻是他們片酬的一個零頭!

第三次,老白想的是偶像言情,其他兩人沒意見,但最後被負責物色演員小姜給否了,

理由和老高的差不多。

偶像言情劇無論劇情怎麼樣,演員起碼都要是流量小生。

一個流量小生有多貴就不用說了。

「主任,真的快崩潰了!我的頭髮本來就沒多少…..繼續下去剩下的估計也懸。」

「哎…..」

聽到老白吐槽,洪濤拍了拍腦門,最後說道,

「大家先停一停….過來開個會!」

很快,演員表演部七個人加秦川一共八人坐在圍成了一圈。

「依我看,這麼下去就是在白費時間,大家頭腦風暴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

洪濤開口。

「主任….昨晚上我們幾個好像已經頭腦風暴過了!」

小毛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話說昨天晚上他們開會商量到了晚上十一點才訂製出的方案。

「這不是說明….風暴的等級還不夠嗎?」

洪濤沒好氣的回道。

不過他看到秦川的時候眼前突然一亮,

「對了,小秦,昨晚上開會的時候你沒再…..不如你先談談你的想法,項目的事情你也知道,就是團里只給批了八百萬,要在一個多月後出成績!」

昨天原本是想拉着秦川一起開會的,最後又一想人家才來第一天…..

「我?」

秦川一頓。

「嗯,談談你的想法….」

洪濤的眼神里充滿了鼓勵。

雖然明知道秦川可能說不出什麼一二三,但萬一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