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賺點錢讓孩子多補補課的和他不是一個人

50歲,孩子上了大學

很爭氣,是一個一本

他學的專業你有點看不懂

你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

而且學費還死貴

你和他深夜想聊聊

準備了半斤白酒,一碟花生米

你說著那些曾經你最討厭的話

還是要為以後工作著想

挑個熱門的專業

活著比熱愛重要

你們從交流變成了爭吵

你發現,你老了

老到可能都打不過這個18歲的孩子

你說不過他,只能說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著你,知道再怎麼爭辯都沒用

這場確立你最後威嚴的酒局不歡而散

你聽的不真切

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

「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樣」

怎麼就哭了呢?50歲的人了

一定是酒太辣了,對不對

一定是酒太辣了

55歲,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點理解你了

但你卻反了過來,你說不要妥協

56歲,孩子也結婚了

你問他喜歡那個姑娘么

他愣了愣說:喜歡吧

60歲,辛苦了一輩子,想出去走走

身邊的那個人過了30年

你依舊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歡

你們開始規劃旅遊路線

這麼多年了

你們還是存在分歧,還是在爭吵

某個瞬間,你覺得

這樣可能也挺好

一切都準備好了

兒子說:爸媽,我工作太忙了

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孩子么

你們退了機票,又回到了30年前

70歲,孩子的孩子也長大了,不用天天操心了

你下定決心說:一定要去玩一趟

可是手邊的拐杖

只能支持你走到樓下的花園

75歲,你在醫院的病床上

身邊聚滿了人,你迷迷糊糊的看見醫生搖了搖頭

周圍那些人神情肅穆

你明白了,你要死掉了

你沒有感到一絲害怕

你突然問自己,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死掉的呢?

你想起來30歲的那場婚禮

原來,那時候,你就死掉了吧

依照慣例

死前的3秒,你的大腦要走馬燈

倒敘你這75個年頭的一生

畫面一張一張的過

1秒

2秒

兩秒過去了

你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兩秒內的回憶

第3秒

突然你笑了

原來已經回到了15歲的那一年

你看見一個男孩

他叼著一袋牛奶,背著書包

從另一個女孩家的陽台下跑過

那個男孩朝窗戶里看了看

那是15歲的你暗戀的那個女孩子

你想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了

最後一秒你努力的回憶著

然後終於笑了出來

3秒過去了

身邊的人突然間開始嚎啕大哭

你可能聽不清了

你最後聽到的嘈雜的聲音

是一群十五六的少年起著哄說的

答應他

答應他

答應他

不愛你,不度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縣令,公子身邊的龔常侍到了。」楊主簿此刻也顧不得李青檸就在一邊了,一句話驚醒了馬春華之後,人就已經到了門口。

「下官馬春華——」龔常侍就是公子身邊的隨從,此時見到馬春華還慌慌張張行禮,頓時擺手道:「馬縣令別多禮了,奉公子命令,清水縣城軍兵和捕快應儘快撤回去,讓縣城恢復原狀,以免驚擾百姓。」

「那這——」馬春華指了指李青檸,似乎對於公子的這個決定很詫異,以至於忍不住開口道:「李家小娘子那店鋪——」

「店鋪被燒另有其人,和山賊無關!用不著如此大動干戈。」龔常侍一句話說完之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看了一眼李青檸道:「公子說了,小娘子的損失,公子可以補上,但是有個條件,香山書院讀書的那些孩子,日後午餐,還請小娘子多多費心。」

「這公子到底是什麼意思?」龔常侍說完之後徑直而去,留下馬春華一頭霧水,站在原地喃喃自語。他隱約感覺到,公子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只不過如此輕描淡寫,而且派專人過來告訴自己解除對縣城的封鎖,那最終的緣由到底是什麼?

「馬縣令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李青檸倒是渾然沒顧這些,邱偉雖然暫時沒抓到,但是周氏被關在大牢,對方遲早會出現,而且他已經想好了,打算請張岩他們出手,自己穿越過來,很多事記不起來,但是張岩肯定知道對方在清水縣還有哪些藏匿的地點,到時候只要發現蹤跡,帶著常捕頭,足以將其給抓回來。

所以,她懶得理會馬春華的心思,但是這一句話,卻讓後者眼神一亮,隨即一把拉住李青檸笑道:「小娘子先別走,馬某人有事請教。」

「馬縣令不會想問我知不知道那位的想法吧?」李青檸見到馬春華還真的點頭,頓時沒好氣道:「他什麼心思我怎麼猜得到?一天天就喜歡躲在背後,顯得自己多聰明一樣。」

「這——」這一通牢騷倒是讓馬春華哭笑不得,不過隨即搖頭道:「小娘子,好歹我也幫了你,你不該幫我想想輒嗎?咱們也算是交流合作,相互提攜不是?」

「我就很奇怪了,你這麼費盡心力揣摩他的心思,到底能有什麼用?」李青檸看著馬春華,一字一頓道:「看他那架勢,只怕未必能看得上你!」

「小娘子你看著話說的,這不是還有你嗎?」馬春華呵呵笑道:「日後小娘子你只要美言幾句,難道公子還不會記得我馬某人的些微好處?我又不是想噹噹朝宰輔,些許好處足矣足矣!」

「足個屁!我跟他沒關係!」惱怒的李青檸差點直接想抬腳踹人,這個混蛋心思天天都在男女那點事上,天天盯著將自己和那個莫名其妙的人硬湊在一起,到底是什麼意思?拉郎配不成?姑奶奶前世那麼瀟洒,怎麼到這一世,當個寡婦都能被人牽紅線?

「得得得,我說錯了,小娘子莫怪!」馬春華再度理解錯了李青檸的話,還以為對方是羞惱,頓時連連擺手道:「你是姑奶奶,趕緊幫我想想公子到底是什麼心思吧?我保證幫你抓到仇人,我們交換一下,這總行了吧?」

「可以,那你也告訴我一個理由!」李青檸豎起一根手指頭,轉而指著香山書院的方向悠然開口道:「你就這麼堅信他能給你加官進爵嗎?」

「那是自然!」馬春華知道李青檸要問什麼,但是卻故意當做自己沒理解,反而抓住對方的話繼續道:「這公子雖然高深莫測,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到了這清水縣,但是有一點毫無疑問,我的前程託付給他,比放在自己手裡那是穩當多了。」

「所以,小娘子,其實你也可以跟我學的。」說到這裡,馬春華臉色變得稍稍嚴肅起來,難得的開始鄭重道:「他值得你託付。」

「你怎麼三句話改不了老本行啊?」李青檸翻了個大白眼,轉而不屑道:「我看你別當官了,去當月老算了,這比你當官穩當多了。」

「當我沒說!」馬春華連連擺手,示意自己不提這樁子事了,他現在隱隱然有個感覺,似乎李青檸對於公子還真是沒有心思,這是為何呢?難不成是因為不知道公子的真實身份,所以才沒關注對方?

那公子對這位,是不是有心思?

這個念頭在馬春華腦海里一閃而過,隨即就果斷搖頭,公子要對李青檸沒心思,剛剛龔常侍怎麼可能單獨說了一句讓對方管香山書院那些讀書郎的飯食呢?這不就是找個借口讓兩人多多親近嗎?

這心思,七彎八拐的,猜起來還真費勁!果然,位高權重的人都喜歡故作高深!

「我看他就是故作高深,讓別人猜不出他在想什麼而已。」馬春華有這個念頭的時候,李青檸也沒好氣的剛好說出了對方的心裡話。

這一下讓馬春華連連點頭,只覺得自己果然沒猜錯。而且,對於李青檸有這種見識,也多了一絲驚嘆,果然,公子的眼光就是夠毒,在自己的治下,居然隨隨便便就能發現這樣的女子!

「所以,他讓你解除封鎖縣城的命令,可能就是想讓躲在暗處的人放鬆警惕。」李青檸可想不出這個馬春華的心思,此時的她也懶得去管香山書院那邊到底在想什麼,只是隨口瞎掰道:「你大可以讓常捕頭帶人轉入暗處,盯著各處城門口,和要害地方,化明為暗,這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那香山書院那邊呢?要不要加派人手——」馬春華不由自主的開始詢問,但是話到了一半,發現李青檸盯著自己,頓時醒悟過來,苦笑道:「我是真的緊張過頭了,這時候要派人去香山書院,那豈不是——」

「你有那閑心管他幹什麼?」李青檸邊走邊鄙夷的看了一眼對方道:「什麼時候都想著拍馬屁啊?他自己的處境自己不知道嗎?還用得著你去保護?你沒看他那個隨從剛剛那一臉淡定的樣子嗎?這種人,保命的本事比你強多了,你有時間還是想想怎麼把邱偉抓回來吧,只有他被抓,才能知道山賊到底有沒有派人進城!」

她說話毫不客氣,即便是馬春華身為一縣父母官也是一樣,前世的習慣讓她沒多大上下尊卑的概念,但是這種姿態被外面剛剛走進來的姜岩看在眼裡,卻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直接給對方留下了一個近乎於痴傻一樣的表情。

「縣令,這——」李青檸沒有多做停留,只是隨意的和姜岩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倒是他指了指李青檸的背影,轉而看著馬春華,想說什麼,卻直接被後者給打斷了。

「趕緊把人撤下來,對,去給她幫忙幹活!」馬春華沒顯得有多尷尬,反而朝著姜岩連連擺手之餘,故作意味深長道:「以後對這李家小娘子客氣點啊,你姜家說不得以後的前程富貴還得指著人家呢!」 溫九傾:「…..」

這個問題,她不想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