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情況之下,哪怕是他們幾個國家聯合起來,恐怕也討不到好。

很快,龍國的外交部又發出了一通聲明:「此次演習尚未結束,希望其他國家能趁早撤離演習區域,如若誤傷,龍國對此概不負責。」

網上,不少網民知道龍國發出的這則聲明之後,全都沸騰了起來。

「不愧是龍國,說話就是這麼霸氣。」

「嘿嘿!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我忽然覺得能當龍國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不用受欺負。」

正準備下令進入巴基斯丹領土的各國軍隊頓時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意思?

龍國還會下令攻擊?

一時間,各國軍隊的負責人都遲疑起來。

在這種情況之下,還下令進入巴基斯丹的領土,萬一被龍國攻擊,那可就麻煩了。

可是就這樣退兵,回去該怎麼交差啊!

就在各國軍隊的負責人兩難之際,數枚島蛋立馬讓他們做出了決定。

就在日不落帝國剛剛調整好隊形,準備再次前進之際,又有幾枚炮彈從東方飛了過來。

這幾枚炮彈分散的落在日不落帝國的陣營當中。

剎那間,慘叫聲連天。

各國負責人發現龍國這次似乎是來真的,立馬讓駐紮在巴基斯丹邊境的軍隊給撤回來。

巴基斯丹的一號BOSS得知各國已經撤兵的消息之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隨後,他望向東方的方向,臉上全是羨慕之色。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巴基斯丹才能和龍國一樣強大?

各國的軍隊已經撤離,巴基斯丹也不會忘記當初的承諾。

很快,巴基斯丹正府就下達了一則命令。

那便是在巴基斯丹管轄之內,絕對不許傷害那些遷移的動物。

起先,巴基斯丹的國民對於這則法令還有些抵觸。

可是當他們得知,這則法令是龍國提出的,他們便欣然接受了。

畢竟,龍國對那些動物都這麼好。

那麼對他們這些兄弟國的子民應該也不會壞到哪去。

也因為龍國,數百萬的動物大軍安然的渡過了遷移的最後一道防線,順利的到達了目的地。

經過這件事之後,龍國也當之無愧的成為了藍星第一強國。

誰也沒有辦法撼動。

動物遷移一事告一段落。

那接下來便是全力衝刺天空之城的建造。

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蘇寒哪有沒去,一直待在基地裏面。

天空之城這項工程已經進入了尾聲,雖說隨時可以投入使用,但是蘇寒還是覺得穩妥一點未免。

畢竟眼下,真正的莽荒紀元還沒有降臨。

在這一個星期當中,月球數次偏離軌道,因此爆發了不同程度的災難。

不過藍星的人類早已經見慣這種場面,並沒有做出任何過激的反應來。

除去龍國之外,其他國家也開始採取了措施。

其中,英倫國開始把國度朝着地勢高的地方搬去,並且在那裏建造起了縮小版的『鋼鐵之城』。

雖然其他國家沒有效仿英倫國,但是也紛紛做出了一些措施。

不過在蘇寒看來,這些國家的措施都是白費力氣。

當真的蠻荒紀元降臨,藍星將不適合人類居住。

所謂的『鋼鐵之城』,根本就扛不住因為月球偏離軌道帶來的災難。

當然,蘇寒也曾提醒過那些國家。

可是那些國家的負責人覺得蘇寒實在是有些擔心過頭了。

倘若真如他所說的那般,豈不是要向某些科幻片一樣,將人類遷移到月球上去不成?

對此,蘇寒也不想多說什麼。

正如他說的,自己不是聖人,沒有必要拯救每一個人。

蘇寒現在要做的是,盡自己的最大努力,保護好每一位龍國人。

這樣便足矣了。

終於,經過一個星期的衝刺,天空之城也進入收尾氣。

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龍國上下都沉浸在一種喜悅當中。

不管怎麼說,他們龍國總算是多了幾分保障。

當天夜裏!

龍國的人民還在睡夢當中之時,忽然感覺整個藍星都抖動起來。

這種抖動非常的明顯,哪怕是因為過度疲勞而陷入深深的沉睡當中的蘇寒也感覺到了。

當感覺到這陣抖動之際,蘇寒立馬從床上爬了起來。 如何嗎?

陸顏霜聽着,臉色一瞬間卻並沒有緩和的趨勢,甚至是可以說,其實她並不是很想接少宗主的這句話。

「在回答這句話之前,我其實是有點想笑的。若是早一些,少宗主能夠有這番覺悟,不要總想着仗勢欺人或者是對誰動手的話……後續,一切結果都不一樣了。」陸顏霜說着,嘆息了聲。

少宗主:「……」

極丹宗主:「……」

這兩個人一時間都有些猛,沒太弄明白,陸顏霜這番話其中所想要表達的含義究竟是什麼?

她這是,她這到底是同意了還是沒有同意?

她就一定要做到如此難看的地步嗎?

「陸小姐,不管是你想要的態度,還是賠償,如今我極丹宗都已經願意滿足,而且我們往後,確實是有心想要與你交好的。所以,得饒人處且饒人,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更好,不是嗎?」極丹宗主也忍不住的開口了。

陸顏霜聞言重重放下茶杯,這時候就是冷哼了一聲。

「我倒是也想。但是我想,有些事極丹宗主怕是真的貴人多忘事,不記得了,之前為了劫走你的兒子,你趁着我剛好出嫁那幾天,對我崔府所做過的事情,你以為就這樣能一筆勾銷嗎?我安插在暗中保護的人,我外祖父如今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正等着我的丹藥救命,還必須是十品的九鼎還丹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如此,極丹宗主還覺得是我在咄咄逼人嗎?」陸顏霜聲色厲茬的指責。

不得不說,有些人大概就是天正的臉皮厚,以自我為中心。

在這之前,來之前他們光是想着放低姿態,然後將陸顏霜早就要求好的那一千枚極品玄石奉上!

要知道,這要求但凡是除了陸顏霜以往的任何一個人提出,極丹宗主別提會給,根本就是連搭理都不會,甚至他還會考慮乾脆一口氣滅人全家的下狠手!

要玄石?

還是一千枚的極品玄石!

這已經不是獅子大開口了,你這根本就是想將一個宗門一口氣直接打劫一空!

都說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但是陸顏霜她這根本就留了嗎?留了嗎?留了嗎?

若這也叫留了,那隻怕大部分普通人都根本不配活着。

就離譜!

而眼下,關於陸顏霜這突然提起的老崔家主之前受傷的事,如今還在床上昏迷不醒,再加上之前那些暗中守護再崔家的人也被他們給弄死了!

極丹宗主:「……」

極丹宗主發誓,若是這件事能夠再重來一次的話,他保證,他一定不會選擇用這樣的蠢方式來救走兒子,還傷了這邊的人。

這樣一來,他人倒是救到了。

但有用嗎?

無效救人,這好不容易被搶回去的兒子,對比起上次的僅僅只是啞巴了,不會說話,這下連修為都沒有了。

「那,陸小姐想要如何?」最終,不得已,極丹宗主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陸顏霜眼神冷冷看着他。

極丹宗主極力的忍耐著,這輩子若不是為了兒子!他堂堂極丹宗的宗主,哪裏用得着對人如此的低聲下氣!

「這回我們是真的帶着誠意過來的。只要能補救,陸小姐可以提出任何條件,但是,還請救一救犬子。說到底他就是脾氣沖了些,但並非是什麼惡人。」

「所以說他不是惡人,那日就有了他突然的在丹藥閣意圖對我下殺手,在崔依閣的幾次三番挑釁,還想廢了我雙手,讓我一個弱女子跪在地上給他磕上一百個響頭,還要對所有人承認,我給他下毒害他,我罪大惡極,我這種人就是該死。都這樣了?」陸顏霜挑了挑眉。

當然,在這番話落後,她也並沒有給極丹宗主開口的機會。

就接着繼續道:「至於宗主您,那可就更有意思了。先是我提出的條件覺得過分,不予搭理,那之後我也沒跟您計較,就算是把你兒子關着,可我也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沒有動用任何私刑亦或是手段來收拾他,結果就剛好是趁着我大喜之日嫁了過去,你就動手了。直接殺上了我崔府,還是以黑衣人的身份蒙面,不露面的殺了我的人,打傷我祖父,這之後又派長老上門,長老一開口就是直接不承認的倒打一耙,到最後若不是我出現了,那……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呢?」

陸顏霜反問,「還是在你們極丹宗的人眼裏,我們崔府的人命就如此的不值錢?」

本來之前,陸顏霜是想過要好好跟人談條件,不動粗,也不想起衝突,打算來個溫和些的談判。

然而,在她抱着這樣想法的時候,對方反而像是覺得她好欺負,直接耍陰招的殺了她的人!

如此無恥!

極其的不要臉!

這分明就是已經到了一個退無可退的地步了,這才想到,不得不對她服軟,想要求和了?

在用盡了所有的法子後向她求饒?

然後想讓她接受,所以她就必須接受……是這個意思嗎?

「你們極丹宗,一向自詡清高,煉丹師的職業讓你們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自封比他人高人一等,然後做盡壞事,行徑囂張之事,如今在我這裏踢到了鐵板,便不得不服軟……可我,並不想原諒你們這所謂的,誠心來認錯談條件!」

極丹宗主都要被她一番說辭給氣瘋了。

這陸顏霜!

可又偏偏,有求於人,明明平日裏,這種所謂的有求於人都是別人對極丹宗,就是在陸顏霜這裏,極丹宗主平生頭一次感受到了無能為力,原來偌大的極丹宗,也可以是渺小的。

「之前我是說過,一千枚的極品玄石上門賠罪,我就放了你兒子。但如今,是你動手傷人在先!這條件,便也就做不得數了,我也不要了!一千枚極品玄石,真當我會有多稀罕?就能買我手下人的命?就能換回我外祖父的身體健康嗎?」陸顏霜越說,那種態度上的堅決便越發明顯。

就是那種,很明顯的。她上次還有點鬆口的架勢,這一回卻什麼都不剩下了!

極丹宗主:「……」

少宗主:「……」

父子兩眼下均是一臉震驚,本來做好的心理準備是一千枚極品玄石也不夠,就陸顏霜這種不要臉的賤人,只怕到時候會提出更加苛刻的條件!

但是無法,為了極丹宗的未來,為了兒子,極丹宗主和少宗主父子兩都不得不選擇了隱忍,已經做好了打算,什麼樣的條件他們都要接受!

若是實在沒有能力達到,那也可以商量。

總而言之,這次必須要好好商談!

但是誰料,這回的陸顏霜會突然的變了態度,以前還有的聊,而這一回……是直接連談判都省略了!

她竟然!

「你的意思,是你什麼也不要?」極丹宗主語氣里的怒意已經快要壓抑不住了。 「只是由於當時的山葡萄還處在一個比較原始的狀態,沒有經過馴化和篩選,所以一時間出現了各種問題,如山葡萄產量低,質量差等問題頻頻出現,再加上當時通化葡萄酒公司自身的釀酒技術也才剛起步,兩者加起來讓剛剛有些苗頭的山葡萄酒差點沒能擠進合格線。不過現在的就不同了,經過一些科研機構的研究,山葡萄每公頃的產量最高已經達到了15~17噸左右了。」

說完這些,李方並沒有繼續往下說,說多了怕直播間的觀眾不喜歡。

見古永智和齊吉超在他說話這段時間已經把遞給他們的山葡萄吃完了,李方對着倆人說道:「這麼樣,還要嗎,要的話就自己摘,不吃了我們就繼續往裏走。等回來以後摘一些回去,到時候給吉結他們。」

「夠了,回來在摘吧。」

「那行,走吧。爭取趕在中午前到河邊,方便生火做飯。」

三人加快了腳步,在預期的時間達到了李方設定的休息點。這個休息點四面平坦,是之前和老獵叔他們上山的時候三人開闢出來的,如果有什麼東西靠近,都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

李方讓倆人把東西放下以後開始了正式的戶外教學,有些東西光靠看視頻和資料是沒有用的,只有實際操作了才能清楚。

「在野外休息一定要找到適合的地點,如果沒有的話,就自己動手弄一個出來。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就我們腳下現在站的這一塊地方,整個地面都是一些低矮的雜草,和周邊那些比較高的灌木叢完全不一樣。」

「發現了,方哥,這是你們弄出來的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